罗曼股份孙凯君:路灯玩出智慧城市 景观灯撬动百亿“夜经济”

2016-12-31来源:齐鲁晚报

十年的国外生活经验和传统的企业碰撞后,会发酵出各种可能。从2010年孙凯君进入罗曼的第一天起,她就在思索罗曼的转型:从景观灯光延续出的文化传媒会有较大收益,而创意与科技结合会有更好的影响力,罗曼就按着这两个方向一路发展。


十年的国外生活经验和传统的企业碰撞后,会发酵出各种可能。从2010年孙凯君进入罗曼的第一天起,她就在思索罗曼的转型:从景观灯光延续出的文化传媒会有较大收益,而创意与科技结合会有更好的影响力,罗曼就按着这两个方向一路发展。


2010年,孙凯君从新西兰回国,踏上了离开十年之久的上海,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从2000年出国留学至今,孙凯君一直走在和很多人不同的道路上。


时间回到1999年,孙凯君的父亲孙建鸣代表上海做了昆明园博会的夜景照明项目,效果很好。加之孙凯君的爷爷是最早一代国企做照明灯具,且当时照明行业也并没有照明应用类的企业。于是孙建鸣开始做照明实施,随后设计、规划带动装灯,1999年成立了罗曼股份(430662.OC).


2010年年底,孙凯君承父业正式进入罗曼,3年来带领罗曼从传统照明企业转型,在上海率先推进智慧路灯,并将VR、AR引进景观照明行业,推进城市夜经济的发展。


转型之路


最初,孙凯君想当医生,在新西兰读的药理,但一番思索后又加读理科和商科的双学位。大学最后一年去了麦肯锡实习,毕业后直接进入了新西兰统计局,3年后又进了墨尔本大学世界经济研究院。


又过了两年,她知道,该回国了。


从药理到统计再到管理,孙凯君一直明白自己想要干什么。刚进入罗曼时,她选择了财务部,从财务数据上入手来了解公司。


和很多家族企业相似,孙凯君接手管理罗曼也不是那么顺利。


“铁血”的孙凯君一直记得她进罗曼后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流泪,因为在财务问题上和当时负责人发生了争执,一番理论后她被气哭了。


父亲告诫:“人前千万不可以留一滴眼泪,转过身去随便怎么哭都行”如今坐在对面孙凯君身上能感觉到的是岁月在她身上打磨出来的韧度。


十年的国外生活经验和传统的企业碰撞后,发酵出了各种可能。从2010年孙凯君进入罗曼的第一天起,她就在思索罗曼的转型:从景观灯光延续出的文化传媒会有较大收益,而创意与科技结合会有更好的影响力,罗曼就按着这两个方向一路发展。经过前期长时间的业务学习,2013年3月,孙凯君任职董事总经理,并开始带队梳理,启动新三板上市计划。


2014年,罗曼股份正式挂牌新三板,成为中国资本市场首家城市景观照明系统集成公司。


传统的狩猎型商业模式想转型需要种树型项目,要有持续的收益。在孙凯君的带领下,一直朝这个方向努力。从第一次的并购——2015年3月收购上海嘉广景观灯光设计有限公司100%股权开始,逐步进入照明控制领域,完善产业布局。“建设是一次性的,维护管理是长期的,需要把整个市场都拿下来。现在上海70%的景观灯光,都是罗曼的后台管理控制的。”


新元素碰撞撬动万亿城市夜经济


“时代如流沙,一般流动不止,我们所站立的位置又不是我们站立的位置。唯有美,生生不息。”


满洲里,一个中国蒙古和俄罗斯相接的小镇,罗曼股份耗时12个月,于2008年完成了对满洲里城市夜景整体的规划、设计、改造。和很多现代化城市不同,满洲里大部分是三层楼,很难进行夜景规划,必须先进行地面改造。设计团队根据其特殊的地理环境选择了最佳方案,最后打造成较有特色的俄罗斯风格。“艺术的东西看感知,适合的还是最好的。”


2009年,满洲里旅游游人数相比2008年增加130万,并被评选为“国际旅游王牌目的地”,拉动了整体经济增长。


“满洲里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孙凯君笑道,“类似的还有很多,比如南通的濠河、浙江湖州、湖南岳阳等等,夜景的提升大大刺激了城市夜经济的发展,带动了旅游服务业的增长。”


外滩的夜景一直以来是上海的名片,2001年为了迎接APEC会议,罗曼股份对外滩沿线建筑都进行了灯光设计及整体提升,现在每年也会有不断地更新及提升。15年来,罗曼已完成全国上百个城市,数千个夜景观光设计、改造项目。当风景、建筑等叠加上光影,所取得的效果是翻倍的。


交错的霓虹灯、色彩斑驳的夜景、气势宏大的灯光秀,每张看后兴奋不已的面孔,都在证明,夜景已成为越来越多城市的新名片。而城市夜经济正成为地方经济新的增长点,以每个城镇1000万投资计算,这是一个涉及全国上千个新城镇,以百亿资金撬动万亿经济的新模式。


罗曼还成立了罗曼知淮数字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罗曼知淮”)布局VR、VR,并把他们运用在建筑投影秀、投影路灯、互动化夜景小品上。据悉,外滩3D灯光秀、张家界天门等景点都是此团队研发。今年4月初,罗曼股份披露新一轮融资方案,募资金额将不超过3400万元,此次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智慧路灯推广、罗曼知淮AR/VR技术研发及业务开拓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未来路灯和智慧城市


真正让孙凯君下定决心切入城市管理,是上海外滩的踩踏事件。如今间隔近两年,但回想起来仍历历在目。发生踩踏事件的当天信息传递很慢,当事件发生时,市民还不断的涌过去,对后面的救援产生了极大的干扰。警察要求增员时“摄像头看下去,满满都是人。”,并不能估算出大概人数,事故发生时也都是人工喇叭。此后,孙凯君暗下决心,一定要用科学的管理避免此类踩踏事件再发生。如今,罗曼可以根据三方手机运营商、WiFi接收数据等测算人流密集度,外滩上也装了广播系统。


一根根原本不起眼的路灯就这样被孙凯君玩出了新高度,用她的话来说,慧灯引路,走进智慧城市,我们一步步在走向“智慧枢纽、衣食住行、一键搞定”时代。


“从路灯入手,是想做智慧城市的感知网。我理解中,智慧城市不是新的一轮大建设而是让原有设施更好的服务我们,不是推倒是利用起来。”孙凯君解释:“罗曼不是生产型,我们更多做的是集成商、应用商。灯就有传感模块在上面;本身也有空间可以加载东西;等位的排列可以较精准的测算人流、车流;并且覆盖面很广。所以我们选择了路灯入手。”


从一开始,罗曼发展的路线就很明确,后台、硬件是第一步,最后要做到硬件、软件、后台相结合。路灯是定位、信息采集,是感知端,知道城市发生了什么,还能同时传输。智慧路灯是平台载体,后来可以加载很多模块,如车流监控、感应、智能安防、一键报警等等。


据悉,智慧路灯还处于试点阶段。一共有四个系列:1。人口密集区,主要起查询功能,属人流密集管理;2。传统路灯改造,如气候监测;3。园区内,充电桩;4。地下车库内echarger,主要是信息发布和广告媒体。相比较而言,后面两个商业性强。


另一块罗曼布局的是充电桩。截止到2015年年底,我国建成40万个充电桩,2000个充换电站,市场规模在2020年将突破1000亿,但目前充电桩运营企没有很好的表现。“我们今年会有60个左右的推广,不是赢在技术,而是整个商业模式的整合,后期我们还将和汽车分时租赁公司合作。”


目前来看,我国智慧路灯发展初具规模,A股企业万马股份打造爱充网APP、易特锐德打造电动汽车群充电系统等,都可以看作充电桩往智慧路灯内容解决方向上的嬗变。不难预料,未来维修、洗车和保养等服务,美食、商户推荐以及预定也都将一键搞定。


一直到采访最后,孙凯君都是淡淡的,平静的语气掩不住性格里的刚强:“可能我是统计出身,比较严谨,也了解大家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