猝死、自杀触目惊心:我该拿什么拯救你?时刻面临崩溃压力的创业者

2016-12-31来源:创投智汇

从昨天上午开始,朋友圈都在悼念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一个致力为全天下的人解决健康问题的创业者,自己却倒在了病魔下,这真的是令人悲痛的事情,一个50亿市值的公司失去了他的领跑者。


一下子所有的人都在谈到健康的问题,都开始关注创业者的状态,尤其是他们的健康。怎样让悲剧不再重复发生?到底拿什么拯救舍命付出的创业者?但是我认为这两天朋友圈都没有讨论到最重要和最深层的问题,以我17年的创业艰辛中自身的感受、和帮助挽回了两个重度抑郁症的高管的经历来看,健康问题对创业者只是排在第二位,压力下的心理健康问题才是创业者的第一杀手。


1


触目惊心的猝死和自杀列表


在出现了张锐的事件之后,我又看了一下国内外互联网以及一些高压行业里的状况,看完之后内心中非常的震惊,每个行业都出现了类似的猝死的情况:


2016年10月5日,春雨创始人CEO张锐凌晨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去世;


2016年6月29日,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因疾病突发在北京不幸去世,年仅34岁;


2016年6月23日,前阿里巴巴数据技术及产品部(DT)总监欧吉良在打羽毛球时猝死,年仅34岁;


2015年12月13日,腾讯技术研发中心语音引擎组副组长李俊明在陪怀孕的妻子散步时猝死;


2014年2月,比特币交易平台First Meta的28岁CEO Autumn Radtke 自杀身亡,原因未知;


2013年1月的时候,硅谷电商网站Ecomom47岁的创始人Jody Sherman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2013年,御泥坊前董事长吴立君突发脑疾去世,年仅36岁;


2011年1月,美国社交网站Diaspora22岁的联合创始人Ilya Zhitomirshiy选择了自杀;


2008年,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生瑜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39岁;


2007年,绿野木业公司董事长许伟林,因心肌梗塞抢救无效逝世,年仅42岁;


2006年,上海中发电气集团董事长南民,因患急性脑血栓抢救无效去世,年仅37岁;


2004年,改革开放的风云人物、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逝世,年仅38岁。


看到这些活生生的例子之后,一身冷汗,回想自己17年的创业历程,从大学毕业开始,义无反顾的投入创业之中。


21岁的时候就创办了连锁教育学校;


23岁,借了几百万的高利贷,年利息60%,在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之后,不想看着自己公司去死,不成熟的做了危害到自己生命的事情;


29岁,公司连续12个月发不出工资,每个月要去借钱,员工流失50%,高管只能是半薪,在金融危机的时候,一年谈了37家风投,全部拒绝,因为缺少资金,研发出现问题,合作伙伴亏损出现问题,全公司人心惶惶。在这样绝望的情况下,我写了一首诗,是模仿李白的《将进酒》:


刹那间万事崩陷天地间,逆潮汹涌绝人寰!


刹那间数年苦心毁一旦,众人背离千金散!


悲愤无力再回天,孤寂落寞少人怜…


握拳出血问苍天,哪有公道谁无眼?!


其实在你创业的过程中,还有很多的屈辱和崩溃,甚至是永远一辈子无法对外人讲的,我很庆幸在面临这么大压力的时候,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自杀,我认为这可能是我的心理建设的比较好。


尽管如此,其实我的身体也有过异样的反应,虽然没有像张锐那样,或是刘强东那样一夜白了头,但也遇到过肠胃问题,一个月之间瘦了30斤,这都是创业带来的问题。


2


心理问题才是造成伤害的罪魁祸首


为什么我认为不是健康问题,而是心理排压能力的问题更应该受到大家关注。


朋友圈铺天盖地有关健康问题的讨论中,我认为独独没有讨论的是创业者如何训练排解心理压力的问题。


心理压力导致自杀不用多说,导致猝死或是其他大量的健康问题比不运动带来的问题更严重,更让人崩溃。


很多创始人为了让团队不感受到自己面临的压力,外表表现很正常,但是自己已经负债无数,连正常的吃、住都无法保证,更不谈要去度假旅游。


医学专家也从各个角度说明压力会对身体健康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特需中心主任张雅君:精神压力过大是导致猝死的外部第一因素。当患者因为疲劳、熬夜、精神压力大等因素的折磨,交感神经处于高压状态,增加了冠状动脉痉挛、心律失常等疾病的危险,严重时可导致猝死。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心血管疾病研究所所长胡大一:焦虑、高压、惊恐、抑郁等负面情绪,对健康的危害不亚于吸烟、高胆固醇饮食,由此导致的高血压、冠心病等,也为数不少。中青年企业家、白领若发生猝死,常常有心理因素。


美国切里流行病学研究所的艾伦·D·伊克尔博士对3682人进行了10年的跟踪研究,其平均年龄为48.5岁。结果表明,紧张水平高于常人的男性,约有25%会患上心脏病,且死亡率比正常人高23%.在女性中,焦虑程度更高者,其猝死几率比其他人高了23%。


3


猝死也许和抗压能力有很大关系


张锐在之前的采访文章中,我们也能看到,通篇的大部分是在回忆自己的痛苦和艰难,但是其实比张锐的融资更艰难的人也有很多人。无论是埃隆·马斯克在特斯拉濒临倒闭的最后一小时才解决融资问题,还是史玉柱面临数亿债务导致公司崩盘等,都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的抗压能力非常强,能够通过自己的方式应对高压。


张锐的去世,也许也是源自于心理压力的问题,如果能够有好的方式释怀压力,也许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


创业本身就是一件风险极大,压力极大的事情,尤其是在近年创业潮来临之际,大量创业在做的事情是伪需求,无意义的,势必极大可能会以失败告终,很多创业者不仅赔光投资人的钱,甚至把自己的所有积蓄、房子等都投入亏光。如果从事着这样高风险的事业,抗压能力不够,很容易崩溃,心理产生问题,甚至有自杀行为。


在我自己创业的过程中,其实经历过所有创业者所熟悉的,包括媒体报道出来的80%、90%的痛苦和折磨,甚至经历过他们所没有经历的慌乱和崩溃,但是我自己还是自信自己在心理压力疏解方面做得不错。


尽管我连续几年凌晨三四点睡,十几年来陪着客户喝酒喝到不省人事,但是很多人反而觉得我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每天都精力旺盛,白发不比别人多,眼袋等也不明显,最核心的原因还是自我压力排解的问题。


我的经历比大部分的创业者要丰富的多:


几亿资产眼睁睁的因为不是自己的原因一步步的被拖下水,直到灰飞烟灭。


合伙人和事业部老总卷款逃走,甚至是潜逃出国。


所有的目标和憧憬在三四年的时间里没有一件按照自己的规划达到结果。


连续七年和员工住集体宿舍,没有自己生活的状态。


但是往往在企业最崩盘的境地,我能够和身边的朋友、亲人微笑面对,仍旧能够和所有的员工一起畅谈自己的梦想,仍旧能够一丝不苟不放弃的去执行自己的工作计划,打磨自己的产品,去积极的等待着后天、大后天或者不知道是哪一天才会升起的太阳。


我很多身边的合伙人和高管,曾经在当年最崩溃的时候问我:浩洋,你是真的心里面没有压力,还是你装出来,为了让我们觉得没有压力,才这么苦中作乐、故作镇定。而我自己发自内心的告诉他们:我心里真的没有压力,可能压力是存在某种潜意识中,我至少在显意识里最大化的释放了所有压力,因为这些压力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因为他会影响我们的判断,可能做出最不理智的决定,也会影响身边每一个人。


4


创业者如何释放自己的压力


我也从自己的经历出发,讲一下创业者如何通过具体的办法来排解压力,调整心理,需要从心理学,哲学以及宗教三个方面解决自己内心的问题。


第一阶段:开始接触心理学


因为从高中的时候就特别酷爱并深入研究心理学,我自己在大一的时候就在消除负面情绪和能量方面有了大量的经验,当时我花了两年的时间修炼自己不会发怒和生气的感觉,当时悟到人生其实就是追求幸福感,当时我就练就了无论多少人侮辱我、嘲笑我,我都不会生气。所以后来在做企业的时候,我就能做到公司的高管和我当面拍着桌子吵架,甚至对我泼果汁,我都可以很理性地找出他们的表述中的价值点,来反思自己的决策中的缺陷或者执行中的问题。


第二阶段:去思考哲学深度的问题


去除负面情绪是每个创业者需要修炼的第一关,而这一关绝对不是靠忍耐和忍受,90%的创业者通过忍受来解决,但却造成了内伤,你要用修炼的方式,让每一个负面情绪不积压在内心里并且不复发,你要去化解甚至忘掉自己的负面情绪,你可以通过这些小技巧来修炼,比如说:


转移注意力,把注意力聚焦在别的事情上


站在对方角度去想100个他侮辱你的道理


后来创业在第三年的时候,面临的企业前面一两年的崩盘,通过高利贷侥幸成功了,后来意识到,以后不是每次都能够还得起高利贷,并且未来面临的痛苦、压力、痛苦都会大五倍十倍,时间长度也会长三倍、四倍。所以后来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有意识的锻炼自己面临崩盘和恐惧的能力。


在黑马会全国的演讲中,我的主题是《企业家中的哲学家》,其中倒数第二页就是让所有人来幻想一下面临最恐惧的情况,你会怎么做。是希望告诉每一个创业者要思考人生的终极目的,如果思考清楚这一点,当你在最困境的时候,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要是以前我就会以自杀去面对了,通过三年痛苦的修炼,每次其实最终极的故事,我都只能想到三分之一就会浑身毛骨悚然无法想下去,因为你想的真实才有最终的效果。最后一步步沉浸在痛苦中,最后甚至找到了东山再起的方式,我当时想真到了那一步,我心里的智慧和内心想法还是存在的,我可以招一个大学生帮我阅读各种创业文章,通过三年把自己变成一个专栏作家。


然后拿微薄的收入和大学生分成,在自己的创业和企业的文章得到认可,略有所成之后能去给小企业家帮助,做智囊和军师,尽管自己腿瘸眼瞎,但是还是能够给到他们的一些帮助,甚至是他们眼里神奇解决方案。最后慢慢成长,从小企业家,到中企业家,到大企业家,我不要股份,但是这种帮助他们成长能让我获得成功和幸福感。


直到最后,如果我能够帮助一个大企业取得辉煌的成功。那个时候可能会有风险投资会来投资我这个瘸子和瞎子,那个时候我需要找三个合伙人,CEO,CTO,COO,他们一起和我共同组建团队,帮助我重拾企业的梦想。我们四个人一起做一个企业,我依旧能够东山再起,做一个让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创业者。


第三阶段:开始禅修,进入宗教的世界


在完成第二阶段后,我幸运地遇到了台湾的廖老师,在她的指引下,我的心理得到了更深层次的平和的心境,跟着她在全球很多国家经历了无数次的禅修,在这种禅修的过程中,体会到了这种禅宗不是迷信的部分,而是对于人生大彻大悟的智慧。在这种智慧之后,就像是张小龙在龙泉寺得到扫地僧点化获得微信一样,不管这个故事是真是假,在这个过程中你悟到了常人无法领悟的深层次的信念以及对世界的看法。


包括非常浅层的企业经营的平时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的解法,以及你的战略都是与众不同的,我想乔布斯这么聪明的人在印度做了两年禅修,也是说明了人是可以从内心中去超越自己的。所以在这样的过程中,我甚至参加了葛印卡大师的Vipassanā内观禅修班,期间15天没收手机,我的几个朋友包括快的打车CEO吕传伟都觉得不可思议,作为一个管理了1000多个城市,2万员工的企业老板,扔掉手机去进行禅修,说明心境已经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境地。


这三个阶段是不断递进的,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小技巧能够帮助创业者走出心理压力,这里是我的一些经验技巧,希望对广大创业者有帮助:


1


先寻找内心的平和点:


只有内心最深的问题排解掉之后,才能用一些技巧。技巧就像刘强东说的那样:每个人需要有自己的方法解决内心压力,只要不是违法犯罪,我自己过去:飙车,德州扑克这种类似接近赌博的方式来舒缓自己的压力,喝酒,抱着大家深情并茂的陈述,大哭来释放压力。虽然解决表面上的问题,但是终究不是最健康的方式。


2


通过刺激的运动:


后来内心平和后,找到了更多更好的方式,做一些相对安全的极限运动,长跑,滑翔,滑雪,帆板。通过刺激的极限运动来释放压力,CSI的领导者每天面对死亡,用最惊险的过山车来释放压力,这种惊险的过山车同样是我的最爱。


3


发现生活的小幸福:


到后来,在不断进行自我催眠的情况下,每一个小小的成就都能成为我释放压力的方法。看一部别人看起来糟糕评分很低的电影,和家里人一起旅游,和爱人一起看歌剧,和朋友吃一顿美味佳肴都是释压的方法。每一件小小的幸福,每一个飞花捻叶都能作为武器,每一个生活中幸福的点滴都能成为我排解生命中毒素的有力的生命

剂。


4


加入创业者团体


有一些创业者社群,有着大量有共鸣的创业者,在这些社群当中,你会接触到不同行业的朋友,有的是前辈,有的是后浪,也许可以找到非常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可以倾诉平时没人可说的话。


5


愿每个创业者能远离心理病


其实我相信,很多创业者,不管是已经成名的那些人,史玉柱,刘强东,姚劲波,还是乔布斯,埃隆·马斯克他们都经历过比春雨医生更大的心理压力,比那些自杀的创业者更大的精神折磨。


我们看看埃隆·马斯克的故事,马斯克的另一家公司特斯拉还剩几个小时就破产,最终马斯克抗住压力,当时08年遇到金融危机,马斯克接替成为特斯拉CEO之后,面对财政危机、第一批客户的信任危机,遭到无数的抨击,自己个人的钱也投入到两家公司中,也几乎快用完了,马斯克向硅谷向包括Google创始人等好友借钱,同时卖了自己在Solorcity以及Everdream中的部分股份,筹集到2000万美金,同时到处寻找VC融资,但无人问津,甚至有投资人要求马斯克下跪求投资,然后趾高气昂的说"不",最后凭着自己的2000万美金和从SpaceX借了4000万美金完成了这一轮的融资。


再回到国内的创业者:


京东刘强东曾一月白了头,提到:世界上没几个人如此恐惧过!京东在坚持做物流的过程中,同时在08年遇到财务危机,一天见7个投资人,而京东模式不仅现在不可能赚钱,未来好几年都不会赚钱,刘强东深知如果融不到钱,公司就要倒闭,最恐惧的不是倒闭本身,而是这么多兄弟跟自己干了这么久最后白费了。最后刘强东扛过压力,把京东打造成强大的电商公司。


巨人网络的史玉柱不借助银行贷款的情况下建设巨人大厦,最后从身价数亿,变成欠债2.5亿,史玉柱连打官司的钱也没有,但他下决心要还掉欠老百姓的钱,后来史玉柱回忆说,1997年的时候,我意识到巨人已经救不活了,我其实内心里是轻松的,精神也很好,也不茫然,我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停的思考,最后我把脑白金做起来了。


58同城的姚劲波在创业最困难时,在压力下落泪,58一度无法给员工发工资,姚劲波靠卖域名让公司活着,在和赶集广告战打到最猛烈的时候,用尽公司最后一分弹药,遇到融资受阻,自己卖了学大教育的大量股票,换来上千万美元的资金支撑着58,这种决心也感染者投资人,最终获得关键的融资,从和赶集的战争中胜出,并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


我更相信还有很多创业者,他还没站在舆论之巅,企业也还没有特别的成功和精彩,但是他们遇到的绝境,焦虑和崩溃也不亚于那些被媒体所曝光出来的。那我在此,希望呼吁我们整个中国的创业圈和创投界能够真正的面对创业者内心的崩溃与压力,能够一起想办法。


就像我们不断训练产品打磨能力,训练企业管理能力,训练营销能力等等那样,我们去关注,研讨和去训练每一个创业者的心理抗压能力。


在这里,我非常愿意把我自己的可能更多的一些排压手段分享给大家,我也希望每一个创业者在看完这篇文章,如果你有所感悟,在评论区里面能够给到我们更多的经验,你的更凄惨的经历以及你自己的排解压力的方法和经验。我希望把这些所有人的经验能够汇聚成一个小册子,能让每个创业者读到的时候能够终身受益。


作者介绍:栗浩洋,社交APP「朋友印象」创始人,国内第一家人工智能自适应网络教育公司「乂学教育」创始人。黑马会上海会长,黑马连营主任导师,「非你莫属」BOSS,央视二套「实战商学院」导师。


附文:纪念张锐


张锐10月5日突然离世,44岁。


太突然!以至于许多人表达的悼念与惋惜都充满了惊愕。只有北京这一整天淅淅沥沥的小雨,显得格外心平气和。像是一场选错了季节的春雨,润物无声,送人远行。张锐说过,那年创业取名"春雨",就是因为2011年4月那天的窗外刚好有一场春雨。一来一去,竟这样送了张锐一个圆满。而张锐生前曾无限信仰的移动医疗事业和让中国老百姓免费看病的梦想,又会在哪一天可以圆满?


2012年9月29日,春雨医生完成B轮融资,后来披露的数额是800万美金。张锐那天晚上8点18分发了一条微博:"春雨移动健康的B轮融资今天close,感谢我的两轮投资人,我会对你们的信任和兄弟们的未来负责。做了一年多,我可以说:mhealth,是一件我可以也值得死在上面的事业。"


那个时候,肯定不会有人真的以为四十岁出头的张锐会死在这个上面。因为那不仅是张锐最好的年纪,也是移动医疗创业最好的年景。有无限未知的市场,有热情撒钱的投资人,有无数个需要改变的痛点,仿佛无限美好的未来就在不远处等待这个行业里的创业者。而在随后不到3年的时间里,中国这个全新的市场真的就有大大小小500多家公司获得了投资。


在所有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之中,张锐恐怕是最红的一个。在公司初创那几年,张锐和春雨医生都保持了极高的曝光率。包括新品发布、媒体采访、论坛演讲,张锐抛出了颠覆医疗、去医院中心化等一个又一个激动人心又激进的概念。


对这样的高曝光率,张锐解释过:移动医疗需要教育市场。不仅需要用户了解这个新兴行业,也需要把更多盟友拉进这个行业。因为他很清楚,仅凭一己之力不可能"颠覆医疗".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张锐,好一点儿的觉得他就是讲故事,直白一点儿的直接称其"忽悠".而如今现实表明,市场教育的程度可能真的还不够,移动医疗能够影响的范围的确相当有限。


不过,就算对移动医疗信仰坚定,张锐和春雨医生与所有初创公司一样都是医疗这个领域的新手,没有前方的路径,只有一点一点探索。只是不一样的是,体量成长速度最快的春雨医生更承载了一些身先士卒的角色。


有人私下里跟我讲,他们非常关注春雨的尝试,甚至会将自己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传递给春雨,让春雨去试。张锐和春雨医生也确实一直在高速试探中前行。包括智能自诊、轻问诊、空中医院、私人医生、在线电商、线下诊所、健康保险,一直到最近推出的在线问诊开放平台,张锐把自己要做的东西描绘成一个新医疗生态。


其中当然也不乏挫折,比如早期推出的会员制,以及后来曾一度力推的线下诊所。尤其是商业模式上的压力,更是一直有增无减,以至于那篇论其倒掉的文章能够在众人的朋友圈里兴风作浪。而从那以后,唱衰春雨之风日盛。张锐多次澄清无果,索性只留一句"我很好,请勿念"。


如今再来看,春雨医生一直以来的困境只是整个移动医疗医疗困境的缩影。


医疗是被互联网改造最少的领域,机会最大。但机会的爆发有赖于一些根本的改变,比如医生的自由执业。当时春雨医生的模式得到投资人的认可,很大程度上也是基于对医生自由执业趋势的判断。只是改变并没有人们预想的快。医生自由执业很长时间里都只是热门话题,而没有成为热门趋势。


正是因为改变医疗的根本条件迟迟没有成熟起来,移动医疗在快速兴起之后很快便遇到了瓶颈,并且随着资本寒冬的到来,出现融资难、倒闭或专卖的情形。而此时,人们也更加现实的意识到,如果等不到趋势性的医生自由执业,那么尽可能多的掌控可调动的医疗资源就更为重要。于是,包括创业趋势、投资取向都越来越多的倾向实体医疗资源,包括医生集团、线下诊所等。


张锐在此时却又做了"逆势"调整:推出在线问诊开放平台,并收缩线下诊所业务。外界的解读,是春雨医生的线下诊所业务受挫,而张锐的解释是他自始至终都坚持认为,线上才是春雨医生最核心的业务。当然,双方已经没有争辩的机会了,一切都只能留待时间的检验。但春雨此时的调整还给创业者一个重要的提示:线下诊所的运营管理殊为不易。


当然,春雨医生此时的调整,又是一个在行业整体面临困境面前的选择。


因为流量成本越来越高,初创公司都在面临寻找入口的压力。诊所的逻辑在于线上为线下导流,通过实体医疗服务变现。但当线上都没有足够流量时,这种导流路径直接失去了运转的前提条件。而张锐这次调整的逻辑,大体可以归结为资源共享、通道整合,把医疗服务传送到每一个用户可能需要的场景中。


几乎与此同时,张锐传递出的春雨医生2017年上市的声音更加明确,并且明确是线上业务上市。从张锐的角度,上市是春雨医生运营状况健康的体现。但在外界解读,上市来自投资人退出的压力。这一点恐怕也是百口莫辩的质疑。因为一般风投都有期限,而且这个期限一般都不长,3+2、5+2、7+3是比较常见的。所以,对于已经成立五年的春雨医生来讲,投资人退出的确是一个需要。


可惜,张锐没能等到把春雨医生带到资本市场的那一天,也没来得及证明究竟谁对谁错,反倒是留下了一个悬念:他走了以后,春雨医生怎么办?毕竟对于一家初创公司,创始人几乎可以说是公司的灵魂。特别是,即便作为旁观者都能明显感受到,张锐之于春雨医生的核心作用。


目前,春雨医生已经确定,由联合创始人李光辉代为履行张锐的职责。而摆在李光辉面前的挑战,也许是春雨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他需要稳定自己的军心、市场的信心;需要替张锐证明,重新押宝线上业务的春雨医生真的能够闯出一条道路;需要把公司顺利带上资本市场,给身后站立的诸多投资人一个满意的答案。


关心春雨医生未来的人,可能并不仅限于来自春雨自身。实际上,行业里敏感的创业者迅速意识到,也许张锐的离去会带来又一波唱衰的声音。


像前面提到的,春雨医生的困境其实是行业困境的缩影,因为几乎所有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都面临商业变现的压力。而且春雨医生也一直在用自己的先发优势与行业一起做各种探索,包括综合、垂直,线上、线下,电商、导流,免费、付费,乃至互联网医院、人工智能等。这些几乎囊括了目前整个互联网医疗创业的形式。所有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内心都非常清楚春雨医生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也许困难依旧很大,但机会从未像现在这样好。


大概是张锐仍不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于是给春雨留下了那样一个悬念。想起最初在春雨医生办公室里看到的一句话: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去冒险。这次张锐把自己都赌了进去,冒一次大险,不知道能否换来一次大的回报。置之死地而后生。


"张锐在我们年轻人心中会以一种精神永远留存下来,一直陪伴我们努力前行。真的。"一位医疗创业者在发来的短信里写到。张锐应该不用担心,将来的年轻人肯定能把他曾经的愿望实现。